髗骶骨治療 Craniosacral Therapy 是甚麼? 有何益處?

髗骶骨治療法【Craniosacral Therapy or CST】,是一種觸診的另類療法。 藉著平衡和促進髗骶系統【Craniosacral System】(即包圍着腦與脊髓的生理組織) 的功能, 以達致促進個人整體健康的效果。

髗骶系統 【Craniosacral System】

髗骶系統的主要組成部份包括筋膜系統【腦膜,meningeal membranes】,腦脊髓液【CerebroSpinal Fluid, CSF】,及保持腦脊髓液循環的組織所組成。

腦膜生於髗骨內側,包裹及保護著位於頭髗與脊椎之內的腦部與脊椎神經。 腦脊髓液【CSF】除了流動於筋膜內以滋養中樞神經系統【Central Nervous System】之外,還為腦膜細層間因脊椎屈曲及扭動所產生的摩擦提供潤滑的作用,它亦同時間為腦和脊椎神經提供吸振的效果,減少腦和脊椎神經受到直接創傷的機會。 腦脊髓液【CSF】於髗骶系統內每分鐘脈動6至10次。 這是一種獨立於心跳與呼吸的韻律。 Dr. W. G. Sutherland的研究顯示,要適應系統內液體帶來的壓力轉變,頭髗骨之間需要有不斷的細微的移動。 髗骶骨系統中頭髗【整個頭蓋與面部】一直延直至骶骨【尾龍骨】的位置,亦因此而命名。 因為髗骶骨系統對腦部與神經系統的發展與功能的影嚮,它與中樞神經系統的正常生長,發展及功能有很大的關係。 任何髗骶系統的失衡與阻礙均會對整體的健康造成不良的影響。

髗骶骨治療法【Craniosacral Therapy】

髗骶骨治療的理念並不是要清除問題,其作用旨在促進及激發身體的自癒能力去為身體作出最佳的調整。 找出影響功能的位置是關鍵。 當找到問題所在,髗骶骨治療【Craniosacral Therapy】會解放相關軟組織的阻礙,促進腦脊髓液【CSF】的正常脈動與流動,使其處於最佳狀態,並因此,激發身體本有的自癒能力,從而達致減壓、止痛、促進個人整體健康等效果 – 而事實上髗骶骨法療【CST】是非常安全及有效的。

接受髗骶骨治療【CST】有何益處?

髗骶骨治療【Craniosacral Therapy】可令髗骶系統恢復正常的韻律與流動。 因髗骶系統對中樞神經系統功能的影響。 髗骶骨治療【CST】可改善包括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及消化系統的功能。 心理及情緒上的問題亦可因接受髗骶骨治療而得以紓緩,因為它直接作用於身體儲存心理創傷的系統。 它令我們整體的健康得以恢復,從而更加享受生活與愛我們身邊的人。 有些傳統醫學解決不到的問題,常會因髗骶骨治療的幫助得到紓緩或解決。

從大部份治療師及我們實際的經驗知道,髗骶骨治療對很多的痛症與健康問題均有良好的效果,較常見的包括:

.焦慮症
.哮喘
.注意缺陷
.自閉症
.腦部與神經系統創傷
.中樞神經系統失調
.慣性疲勞
.慢性痛症
.抑鬱
.消化毛病
.讀寫障礙
.情緒問題
.眼部肌肉協調問題
.面部痛症
.失眠
.牙骹痛與不適
.學習障礙
.過度活躍
.味覺嗅覺缺失
.月經痛
.偏頭痛及頭痛
.運動協調障礙
.頸痛
.背痛
.坐骨神經痛
.創傷後遺症
.新舊傷患
.類風濕性關節炎
.脊柱側彎
.竇炎
.睡眠問題、失眠
.壓力問題
.耳鳴
.腦部與神經系統創傷
.眩暈
.抽鞭式頸部創傷
(車禍創傷)
.其他

髗骶骨治療的歷史及背景

Dr. Andrew Taylor Still

髗骶骨治療起源於Andrew Taylor Still, M.D. (1828-1917),他在九兄弟中排行第三,父親是傳教士,同時亦是醫生。所以他從小便相信所有人生下來都是平等的,而濫用酒精將會帶來不良後果。1861年,A.T. Still 婚後與妻子及三個兒子住在堪薩斯州。當時正值美國發生內戰,A.T. Still 親眼目睹戰爭的禍害及可怕。而同時間腦膜炎肆虐,Still 的家庭亦不能倖免。他很懷疑究竟是腦膜炎,還是當時用來治療腦膜炎的藥物 (氯化水銀) 殺死了自己的家人。眼見自己對家人一個一個死去而自已無能為力,加上看見戰爭後很多人受到病痛及藥癮 (嗎啡及酒精) 的煎熬,令他意識到需要有一種更好的治療方法。失去至親令Still的情緒極度低落,同時間他領悟到一些符合自然法則的洞見。Still小時候已經對動物的解剖學及機械的運作深感興趣,長大後這種興趣變成了對人體的解剖及生理學的知識的渴求,使他更深入去研究結構與功能的關係,從而衍生了一套全新的醫療系統,他稱之為整骨療法 (Osteopathy)。

隨著時間流逝,Still越來越反對一般醫生治療的方法,包括慣常的截肢及濫發藥物。當他進一步了解人體的解剖及運作,他發現身體的每一個細微部份都是相互連繫的,功能與結構是相互影響的,最重要的是他發現了身體的自我調整及自癒的能力。Still 開始談論更多自己的洞見,但當時他的同僚覺得原有的醫療概念已經很好,并不需要改變,亦因此他的言論遭受了很大的阻力。Still 的親生兄弟,雖然身為醫生,亦對他的理念感到羞恥,而教會亦認為他的整骨手法是褻瀆神明的。如果沒有高尚的情操與堅持,以及妻子的支持鼓勵,相信他很容易便會失去信心,因為他需要時間發展他的事業,同時亦是家庭的經濟支柱。直至Still搬往Kirksville,他在那裡醫好了當地傳道人的女兒,從此人們開始接受Still嶄新的療法。1885年,Still 57歲,他的“無藥”手法治療(現稱為整骨療法)開始被人廣泛流傳,而此種療法幫助了很多絕望的病患。透過對解剖及生理學的了解,Still相信只要調整好身體結構上的不平衡,大部份的疾病都可以藉著恢復正常血液及神經傳導而康復。

隨著Still的成功,他意識到他需要更多的幫助,才可醫治更多的病人,因為當時的病人之多甚至令當地的旅館生意大增。1892年10月3日,64歲的Still在當地醫療組織強烈反對下,開辦了第一所整骨療法學校 American School of Osteopathy in Kirksville。人們常告訴Still他的治療是特別的,認為這是學不到的療法,他死後這療法定必失傳。但同時間開始有醫生及其他人想跟他學習他的療法。Still知道他需要聚集一群接受他看法的醫生作為教職員。他在William Smith 醫生的協助下,教授了21位第一期的畢業生,包括十六男五女,而其中三個是Still的親生兒女。學生中有一個名叫Struthers在1893年重返學校,并帶來了一個對Still的療法深感興趣的加拿大男人,他的名字是Dr. Daniel David Palmer,在美國愛荷華州執業行醫。Palmer專程來接受Still及其學生的治療,并在往後的數周與Still傾談了很多關於治療的事。1897年Palmer回到愛荷華州,開辦了另外一個醫療系統的學校-脊骨神經科(脊醫)。Palmer意識到Still的醫生教職員與Still逐漸產生了理念上的衝突,他們很想將藥物治療帶進Still的整骨療法系統中,而Still對此當然非常反對。現今很少骨醫(Osteopath)貫徹Still最初的治療理念,反而Dr. Palmer 整脊的理念似乎比Osteopath 更為接近Still的想法。Dr. Still 亦慢慢發現一年的課程并未能為學生執業行醫做好準備,因此課程亦延長為兩年。另一個問題是當學生不斷增加,Still需要更多想深入了解整骨療法的醫生作為教職員,學校亦需要更完備的設施及更大的校舍。隨著整骨療法逐漸普及,美國立法通過讓骨醫像註冊西醫一樣行醫。1917年,Still於89歲的高齡逝世,當時骨醫的人數已經增加到3000人。Still死後,骨醫的課程立刻像傳統西醫一樣轉成4年的課程,同時他們亦把Still極反對的藥物治療引進了課程之中。

在美國,A.T.Still是首個引進一套自然的治療系統去刺激免疫力的人,他亦是首位肯接納女性與弱勢社群進入他的醫療學校學習的人。他對人體抱持整全的觀念,并相信身體的一部份產生問題必會影響其他各部份。他亦曾預測若醫生不停止濫發藥物,美國將會出現嚴重的濫藥問題。

Dr. William Garner Sutherland

William Gardner Sutherland, D.O. (1873-1954) 被譽為整骨療法學派內採用髗骶骨治療法的始創者。 Sutherland出生於威斯康辛; 他的父親是鐵匠,母親是主婦。四兄弟姊妹中他排行第三,是一個十分好奇和頭腦具洞察力的小孩。 他年輕時,作為報紙記者,對事物運作的原理顯得非常感興趣。 Sutherland經常評論這經歷讓他有一對評論性的眼睛,使他對資訊不受偏見或情感的影響。 於1898年,當時25歲的Sutherland入讀了Still 在密蘇里州主辦的School of Osteopathy兩年制整骨療法學校 。當時,他對身體的結構與功能之間的奇妙關係感到著迷。 他從一個被拆解的頭髗骨上,發現到頭髗兩側的顳骨(temporal Bones) 就像魚的鰓部,他想頭髗骨應該有活動能力,於是請教老師A.T. Still,Still 回答說各個骨頭必須如關節般,可以互相容納活動。Sutherland意識到如果各個頭髗骨的設計是為了容納活動的話,任可頭髗骨之間的約束都應該會影響到健康,並最終會導致痛苦和疾病。 於是Sutherland開始利用Still 的理論來研究頭髗骨的活動,並勇敢地用自己來做各種實驗。經過多年的不斷嘗試和失敗,他終於獲得了靈感和有足夠信心將這些方法成功的應用在病人身上。

1927年,Sutherland與Adah Strand結婚,她一直給予Sutherland 巨大的支持並且鼓勵他將這種治療方法精益求精。到了1930年代中期,Sutherland再發現頭髗骨自身會有一種十分輕微但有規率的活動。 即使很多人批評Sutherland 的研究,然而,他卓越的臨床治療結果使他的同僚對他的見解越來越感興趣,這推動著他繼續研究。直到1940年代中,Sutherland開始在治療過程中改用更輕柔和細緻的手法,亦確定腦脊髓液流動受阻,對整個中樞神經系統,以及由頭髗骨伸延至骶骨內的筋膜結構也會受到影響

在1946年,Sutherland對髗骨治療法的研究吸引了一大群學生,繼而成立了 Cranial Academy學院,并將此方法命名為髗骨整骨療法(Cranial Osteopathy),促進整骨療法持續的研究。 1954年,81歲的 W.G. Sutherland, D.O., 與世長辭,他為後人在未來的歲月留下重要的研究基礎。

Dr John Upledger

一直到了1970年代中期,John E. Upledger, D.O., O.M.M.成為第一位將這種療法推廣給其他醫護人員及大眾的整骨醫生 (Osteopath),他在髗骨整骨療法的基礎上加進了其他技巧,并命名為髗骶骨治療( Craniosacral Therapy)。

雖然他面對很多來自其他整骨醫生 (Osteopath) 的反對聲音,認為沒有受過整骨醫生(Osteopath)教育的治療師不應學習髗骶骨治療法,但他確實成功地將這種神奇的方法推廣開去,令更多的人能接觸到髗骶骨治療法。

分享到: